罡风烈烈,掀起重重气浪! 出手那人,身影如风,对陈羽几人根本不管不顾,仿佛几人是空气般,完不在意。 众人皆是冷笑,静静看着这一幕。 哪怕是当着你的面,抢你的东西,那又如何? 这里,可是他们的地盘啊! 孔千秋一脸的激动神色。 近了! 马上,这夺灵阵法,就是他的了! 有了这阵法,那自己修炼的速度,将会快上数倍!说不定,今天晚上,自己的功法,就能够有所突破!到那个时候,自己的实力,也会变得更加强大! “啊!” 就在这个时候,一声惨叫,陡然响起,让所有人心中都是狠狠一惊。 就在那个家伙接触到阵法的时候,一道金色光芒,从阵法之中激射而出,狠狠斩在了那个动手之人的身上! 顿时,那人身子飞了出去,一屁股拍在了地上,整个人脸色惨白一片,身都是冷汗。 他身子颤抖,死死看着阵法,发出凄厉至极的惨叫声!眼神里,都是绝望和惊恐! “啊!我,我的丹田!我的真力!没了,都没有了!” “你说什么!” 孔千秋大惊,上前一把拎起了那个家伙,当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之后,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,目光之中,止不住的骇然神色。 “怎么会这样!” 手中的这个家伙,丹田处竟然已经彻底萎缩!且,身体当中所有的真力,仿佛都被抽空了一般,身的经脉,都变得异常酥软,似乎只要轻轻一个用力,就能够撕裂扯断! 孔千秋知道,这个家伙,彻底废了!修行路,永远断绝! 而罪魁祸首,就是刚才从阵法之中,激射出的那道金光! 那道金光,直接抽去了动手之人体内,所有的真力!不仅如此,更是霸道地,连他的丹田,都彻底抽得废掉了! “嘶,这阵法,竟然如此恐怖!不仅夺天地之灵,竟然连修行者体内的真力,都能够强行掠夺!” 有眼尖者,看出了一切,吓得倒退了好几步,狠狠倒吸了口冷气。 观者,无不骇然! 没有人想到,这夺灵阵法,竟然霸道至此! “我的儿啊!我的儿啊!” 有一个中年家伙,一下子跑到了孔千秋的身旁,一把将倒在地上的那家伙揽在怀中,痛苦不已。 所有人都默然。这个年轻家伙,也是一个天骄人物,潜力很强,未来前途光明,没想到,只是片刻功夫,竟然落得如此下场! 当下,所有人对这阵法,都有些畏惧了! 刚才那冲天的嘲讽声,也消失的无影无踪。 “你们,还有谁要试试?” 陈羽弹了弹手指,眼皮低垂,一脸不在意的开口道。 哗啦! 不少人倒退一步,面面相觑,但没有一个人,再敢站出来! 他们,害怕了! “嘶!” 何成瞪大了眼睛,看着陈羽,满满的震惊。 一个阵法而已,竟然吓住了所有人!这,是何等的不可思议! “少爷,小姐,这,这就是你们的老师么?” 何成忍不住开口问道。 简霜和简月两人,满脸的自傲,高高挺起了胸膛,重重点了点头。 “不错!这,就是我们的老师!” 孔千秋,无比忌惮的看着院子里的阵法,缓缓退回到了周幽姬的身旁。 “母亲,现在怎么办?” 周幽姬死死攥着拳头,脸色,已经变得铁青一片! 简虹!没想到,你这家伙,竟然留下了如此东西! 眯起眼睛,周幽姬看着何成。 “好狠啊!何成,没想到你家的小姐,死了都不安生!竟然留下如此恶毒的东西!害得我们一族当中的年轻天骄,落得如此下场!你们,可知罪!” 声浪滚滚,吓得何成膝盖一软,就要跪下来,可是陈羽一手,拦住了何成! “有我在这里,从今天起,你只需要跪简霜和简月!至于他们?不配!” 何成一震,怔怔看着陈羽,不知为何,突然有些想哭。 擦了擦有些泛红的眼睛,何成连连点头。 “哎,哎,老奴知道了,知道了!!!” 嗯? 周幽姬目光一闪,眼中,布满了阴霾,其中隐隐有杀机闪烁。 “你就是这两个小野种的老师?哼,你是什么人,也敢在我面前张狂?” “我是什么人?” 歪头想了想,陈羽笑了,“我是你惹不起的人。” “放肆!” 周幽姬大吼,眼睛猛地一瞪,两道如剑一般的目光,直刺陈羽! 这两道目光,是魔鹰族特有的天赋之一,名为魔鹰眼,是以自身气势,混合神识力量,去压迫对方! 这一招,无形无相,并不像其他的瞳术,带有肉眼可见的光芒,但暗藏杀机,不知情的人,甚至因为一个眼神,就会被夺取心智,不战而败。 如果修为稍弱一些的家伙,都有可能直接被眼神摧毁神识,变成白痴! 孔千秋自然是知道周幽姬这一招的,顿时嘴角升起了浓浓的笑意。想要看看陈羽出丑的样子。 可他失望了! 面对周幽姬的目光,陈羽没有丝毫避让,四目相对,连脸色都没有任何的变化! “看够了?看够了,那就滚吧。”陈羽淡淡开口。 周幽姬心中大惊,不可思议的看着陈羽。 这家伙,对自己的眼神,竟然完没有反应?这,是为什么? 一瞬间,周幽姬有些看不透陈羽了! “现在不滚的话,是要我都杀了你们么?” 陈羽看着众人,淡淡开口。 什么? 众人都愣住了。 “他,他在威胁我们?” “这,这是什么鬼?区区一个小家伙,竟然,敢对我们说出这种话?” “呵呵,有意思啊,人类而已,在我们一族之中,敢这样说话?真以为,有简虹留下的这个阵法,就可以嚣张了?” 周幽姬看着陈羽,眼神阴冷。 “年轻人,我劝你,低调点,这,不是你能够撒野的地方!” “低调?”陈羽的目光,扫过诸多吞天妖鹏,嘴角,浮现着浓浓的不屑笑容。 “你们,配让我低调么?我数三声,再不滚,我把你们,都杀了炖肉吃!” 炖肉! 听到这话,原本坐在一旁,百无聊赖的迦翠,突然间从位子上弹起来,看着众人,竟然咽了口口水。 “爸爸,我看不要炖肉了吧,我觉得,还是红烧吧。” 。 “红,红烧!!!” 原本高傲无比,气势雍容的周幽姬,整个身子一个踉跄,瞪大了眼睛,看着一脸天真的迦翠,脸上,都是愕然! 不仅是她,前来这里的众多观者,都诧异的看着迦翠。每个人,都张大了嘴巴,呆呆傻傻,完懵逼了。 何成吓得头皮发麻,心中狠狠一哆嗦,下意识的看了眼院子角落里,刚刚洗好的那口大锅,又看了眼这里的这么多族人。 这要是真的都吃了,得要多少锅才能装得下? 脑海中转过这个念头,何成狠狠摇了摇头,暗骂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。 “哈哈,这个小家伙,你他妈是不是杀了?也敢这么和我们说话,要红烧我们?你带了调味料了么!” “对啊对啊,如果没带调味料的话,要不要我们送你一点?没有调味料,我们吃起来可不香啊,哈哈。。。。。。” 有人看着迦翠,调侃道。 众多吞天妖鹏,都笑了。看着迦翠,眼中无比的轻蔑。 整个场面,因为迦翠的话,显得异常的轻松。 孔千秋和周幽姬相互看了眼,轻轻一笑。 “没想到,这个小家伙心思还蛮重的,说这种话出来,是为了打击我们的士气么?”孔千秋冷笑道。 周幽姬点了点头,道:“还是我儿有眼力,不错,这个小家伙说这种话,一是为了打击我们的士气,抬高陈羽,二,也是为了缓和气氛。毕竟没有人,会对一个小孩子认真。” “你看,现在的气氛,明显有趣了不少,这个小家伙,不简单啊。竟然如此会利用自己的年龄优势,啧啧。” 周幽姬意外的看了眼迦翠,眼中有些感叹。 “算了,今天这夺灵大阵,恐怕是拿不走了。这简虹有可能,还在这阵法当中做了什么手脚,防的就是我们,借这个机会,准备回去吧。” 孔千秋点了点头,道:“还是母亲看的通透,这一切的恩怨,就在那老东西的大寿上去解决吧。” 眯眼看了陈羽几人后,孔千秋就要转身离去,其他的族人,也都准备离去。 但,迦翠清脆的声音,却响了起来,让所有人为之驻足! “带了带了。你们看。我带了好多调味料呢!” 什么! 众人豁然转头,死死看着迦翠。 迦翠极为认真,从手指上的纳戒里,翻找出了十几个瓶瓶罐罐,一一摆在了地上,认真的清点着。 “这是海盐,很香的,最好在快出锅的时候放一点!” “这是豆瓣酱,能提鲜,但是决不能放多。” “这是玄晶冰糖,去你们身上的腥味是最好的,还能让你们的肉质变得柔滑” 。。。。。。 “哎呀,爸爸,你说该怎么烧?” 迦翠那肉嘟嘟的笑脸上,眉头紧紧皱着,显得极为认真。正在思考着,怎么来红烧。 “放心,这个我有经验,红烧肉配上百年老酒,很惬意的。” 陈羽笑着道,目光悠然,想起了过去的年少轻狂,那是他逝去的青春。 “哇,一听就很爽。”迦翠忍不住舔了舔舌头。 周围,笑声戛然而止! 所有人都长大了嘴巴,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,死死看着迦翠,脑子完懵逼了。 这个小丫头,真的想要把他们红烧了! 这不是开玩笑! “我,我曹,到底是,是我疯了,还是她疯了?” 有族人喃喃自语,一片呆滞。 孔千秋和周幽姬两人,茫然的相互看了眼,一脸的懵逼。 这,这剧情不对啊。这个小丫头,不是在耍心眼,而是,而是真的想要吃了他们?! 看着地面上的那些瓶瓶罐罐,谁他妈能够想到,这个家伙,身上竟然真的带了这么多的调味料! 那样子,真他妈的比专业厨子,还要专业! 一瞬间,两人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烫,一想起自己刚才的猜测,两人就异常的尴尬! 什么有心机,这他妈的,就是一吃货! 但随后,所有人,都怒了! 他们,从来没有被人如此轻视过! “好!那我们就看看,你有么有这个本事吃我们!” 一个族人站在天空之中,对着迦翠怒吼一声,眼中布满了戾气。一双巨大的翅膀,陡然从他的背后伸展开来,上面都是血红色的羽毛。 “哇,第一只要来了吗。” 迦翠眉头一挑,一脸的开心样子,看着那个开口的家伙。 但下一刻! 迦翠脸上的笑容,瞬间消失不见,刚才还是天真无邪的脸上,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,双眼里,瞳孔瞬间变成了一条线,盯上了开口的家伙! “我很久都没有动手杀畜生了呢!” 唰! 开口那家伙,瞬间感觉到一股凉气,猛地从尾椎骨升起,直蹿脑门,一股巨大的恐惧,如大手一般,狠狠攥住了他的心脏!让他连呼吸都感觉有些不畅! 冷汗,遍布在他的脑门上。他整个人僵在原地,一动也不敢动,仿佛,遇到了天敌一般! 这,这个家伙,怎么会?! 他无法相信,这小女孩,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一面! 竟然吓得他,完傻了! “喂,你怎么还不动手?愣在原地做什么?” 周幽姬有些不耐烦的吼道。但,那人依然不敢乱动! 他有种预感,如果动了,下一刻,就会死! “哼,废物!” 周幽姬怒了,就要亲自动手,但,就在这个时候,一道清冷的声音,从天空之中传来。 “够了!父亲的大寿就要到了,你们,想要做什么?” 转头看去,天空中,一个美女静静站在那里,脸上没有丝毫表情,似乎是不会笑一般。 “孔彦。。。。。。” 周幽姬眼睛一眯,脸上有些忌惮神色。想了想,她才猛地一挥衣袖,二话不说,直接离开! “你们,还不走?” 孔彦扫视一圈,顿时所有人都是一个机灵,短短时间里都跑的干干净净。 “这个女人?”陈羽眉头一挑,有些意外的看着孔彦。 同时,孔彦也看着陈羽几人,当她的目光扫到简霜和简月的时候,明显有些波动。想了想之后,从天空之中,扔了个东西,给简霜和简月。 “你们,好自为之。” 说完,孔彦转身离去,只是离去之际,她的目光,再次看了眼陈羽,同时嘴唇轻轻一动。 “白痴,自寻死路。” 陈羽一愣,摸了摸下巴。 自己,看起来被鄙视了呢。 &a;lt;sript&a;gt;();&a;lt;/sript&a;gt; 重生之都市无上天尊第一卷第1860章神秘一族书迷楼,精彩免费阅读! 罡风烈烈,掀起重重气浪! 出手那人,身影如风,对陈羽几人根本不管不顾,仿佛几人是空气般,完不在意。 众人皆是冷笑,静静看着这一幕。 哪怕是当着你的面,抢你的东西,那又如何? 这里,可是他们的地盘啊! 孔千秋一脸的激动神色。 近了! 马上,这夺灵阵法,就是他的了! 有了这阵法,那自己修炼的速度,将会快上数倍!说不定,今天晚上,自己的功法,就能够有所突破!到那个时候,自己的实力,也会变得更加强大! “啊!” 就在这个时候,一声惨叫,陡然响起,让所有人心中都是狠狠一惊。 就在那个家伙接触到阵法的时候,一道金色光芒,从阵法之中激射而出,狠狠斩在了那个动手之人的身上! 顿时,那人身子飞了出去,一屁股拍在了地上,整个人脸色惨白一片,身都是冷汗。 他身子颤抖,死死看着阵法,发出凄厉至极的惨叫声!眼神里,都是绝望和惊恐! “啊!我,我的丹田!我的真力!没了,都没有了!” “你说什么!” 孔千秋大惊,上前一把拎起了那个家伙,当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之后,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,目光之中,止不住的骇然神色。 “怎么会这样!” 手中的这个家伙,丹田处竟然已经彻底萎缩!且,身体当中所有的真力,仿佛都被抽空了一般,身的经脉,都变得异常酥软,似乎只要轻轻一个用力,就能够撕裂扯断! 孔千秋知道,这个家伙,彻底废了!修行路,永远断绝! 而罪魁祸首,就是刚才从阵法之中,激射出的那道金光! 那道金光,直接抽去了动手之人体内,所有的真力!不仅如此,更是霸道地,连他的丹田,都彻底抽得废掉了! “嘶,这阵法,竟然如此恐怖!不仅夺天地之灵,竟然连修行者体内的真力,都能够强行掠夺!” 有眼尖者,看出了一切,吓得倒退了好几步,狠狠倒吸了口冷气。 观者,无不骇然! 没有人想到,这夺灵阵法,竟然霸道至此! “我的儿啊!我的儿啊!” 有一个中年家伙,一下子跑到了孔千秋的身旁,一把将倒在地上的那家伙揽在怀中,痛苦不已。 所有人都默然。这个年轻家伙,也是一个天骄人物,潜力很强,未来前途光明,没想到,只是片刻功夫,竟然落得如此下场! 当下,所有人对这阵法,都有些畏惧了! 刚才那冲天的嘲讽声,也消失的无影无踪。 “你们,还有谁要试试?” 陈羽弹了弹手指,眼皮低垂,一脸不在意的开口道。 哗啦! 不少人倒退一步,面面相觑,但没有一个人,再敢站出来! 他们,害怕了! “嘶!” 何成瞪大了眼睛,看着陈羽,满满的震惊。 一个阵法而已,竟然吓住了所有人!这,是何等的不可思议! “少爷,小姐,这,这就是你们的老师么?” 何成忍不住开口问道。 简霜和简月两人,满脸的自傲,高高挺起了胸膛,重重点了点头。 “不错!这,就是我们的老师!” 孔千秋,无比忌惮的看着院子里的阵法,缓缓退回到了周幽姬的身旁。 “母亲,现在怎么办?” 周幽姬死死攥着拳头,脸色,已经变得铁青一片! 简虹!没想到,你这家伙,竟然留下了如此东西! 眯起眼睛,周幽姬看着何成。 “好狠啊!何成,没想到你家的小姐,死了都不安生!竟然留下如此恶毒的东西!害得我们一族当中的年轻天骄,落得如此下场!你们,可知罪!” 声浪滚滚,吓得何成膝盖一软,就要跪下来,可是陈羽一手,拦住了何成! “有我在这里,从今天起,你只需要跪简霜和简月!至于他们?不配!” 何成一震,怔怔看着陈羽,不知为何,突然有些想哭。 擦了擦有些泛红的眼睛,何成连连点头。 “哎,哎,老奴知道了,知道了!!!” 嗯? 周幽姬目光一闪,眼中,布满了阴霾,其中隐隐有杀机闪烁。 “你就是这两个小野种的老师?哼,你是什么人,也敢在我面前张狂?” “我是什么人?” 歪头想了想,陈羽笑了,“我是你惹不起的人。” “放肆!” 周幽姬大吼,眼睛猛地一瞪,两道如剑一般的目光,直刺陈羽! 这两道目光,是魔鹰族特有的天赋之一,名为魔鹰眼,是以自身气势,混合神识力量,去压迫对方! 这一招,无形无相,并不像其他的瞳术,带有肉眼可见的光芒,但暗藏杀机,不知情的人,甚至因为一个眼神,就会被夺取心智,不战而败。 如果修为稍弱一些的家伙,都有可能直接被眼神摧毁神识,变成白痴! 孔千秋自然是知道周幽姬这一招的,顿时嘴角升起了浓浓的笑意。想要看看陈羽出丑的样子。 可他失望了! 面对周幽姬的目光,陈羽没有丝毫避让,四目相对,连脸色都没有任何的变化! “看够了?看够了,那就滚吧。”陈羽淡淡开口。 周幽姬心中大惊,不可思议的看着陈羽。 这家伙,对自己的眼神,竟然完没有反应?这,是为什么? 一瞬间,周幽姬有些看不透陈羽了! “现在不滚的话,是要我都杀了你们么?” 陈羽看着众人,淡淡开口。 什么? 众人都愣住了。 “他,他在威胁我们?” “这,这是什么鬼?区区一个小家伙,竟然,敢对我们说出这种话?” “呵呵,有意思啊,人类而已,在我们一族之中,敢这样说话?真以为,有简虹留下的这个阵法,就可以嚣张了?” 周幽姬看着陈羽,眼神阴冷。 “年轻人,我劝你,低调点,这,不是你能够撒野的地方!” “低调?”陈羽的目光,扫过诸多吞天妖鹏,嘴角,浮现着浓浓的不屑笑容。 “你们,配让我低调么?我数三声,再不滚,我把你们,都杀了炖肉吃!” 炖肉! 听到这话,原本坐在一旁,百无聊赖的迦翠,突然间从位子上弹起来,看着众人,竟然咽了口口水。 “爸爸,我看不要炖肉了吧,我觉得,还是红烧吧。” 。 “好!” 周幽姬看着孔千秋,眼中都是自豪神色。 “吞天妖鹏历代精魄,没有任何一个族人能够吸收。但,你不一样!你是天之骄子!论天赋,无人能够出你之右,你一定能够成为最强的一任族长!甚至有机会,能够去寻找那神秘的主脉!成长为真正的星空百兽!” 孔千秋紧了紧拳头,脸上难掩激动神色。 “吞天妖鹏,星空百兽,成长起来,一口气就能够吞噬星球。但,我们只是支脉,根本达不到那样的高度,想要成为那样的存在,就必须要进入主脉,优化血统,得到主脉的传承才可以!” “如果我能够吸收历代先辈的精魄,那,我进入主脉的机会,就大多了!” 周幽姬点了点头。 “是啊,历代以来,想要吸收精魄的人很多,可是都失败了。但母亲相信你,你,一定可以做到的!” “这一次,在寿宴之上,狠狠踩下简霜和简月,再杀了他们,然后你吸取历代精魄,你,将成为我族史上,最强大的吞天妖鹏!即便是那一族,也将输给你!” 那一族! 孔千秋眼睛眯了眯,心中不自觉的一颤,有些恐惧。不过随后,他就笑了笑,一脸的自信。 周幽姬重重拍了拍孔千秋的肩膀,脸色,却是瞬间阴沉下去。 “等到宴会之际,我要你当着所有人的面,狠狠羞辱简霜和简月!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,我周幽姬的儿子,比她简虹的要强得太多太多!” 往事,一幕幕浮现。 在周幽姬的脑海里,又想起了简虹! 那个在所有方面,都压她一头的女人! 不论是自身实力,还是魅力,亦或是各个方面,别人提到的,永远都是她简虹!而不是她周幽姬! 凭什么! 凭什么一个区区人类,地位会在她之上!她,可是魔鹰族的圣女啊!那个女人,不过是个人类女人罢了! 一想到那些往事,疯狂的妒忌,就像是野火一样,在灼烧着她的心! 不过随后,她就笑了,笑容里,满满的阴冷和得意。 简虹,你再厉害又怎么样?你还不是死了?你的聚灵阵是我的,你的小孩连姓氏都只能随你。 现在,他们更是赶回来,要被我的儿子羞辱! 你如果泉下有知的话,我真想看看,你是什么表情啊。 “呵呵,呵呵呵呵。。。。。。” 掩着嘴轻轻一笑,周幽姬仿佛,连眼角都带着浓浓的笑意。似乎,已经看到了寿宴之上,简霜和简月被羞辱的样子。 至于陈羽?说实话,还真的没有入她周幽姬的眼! 。。。。。。 禁地之中,一片荒芜,陈羽身处其中,向着四周看去,眼中,浮现一抹淡淡喜意。 “这,就是吞天妖鹏一族的禁地?虽然和吞天妖鹏一族主脉的禁地有很大差距,但,也算是不错了。” 陈羽轻笑,双手背在身后,微微点了点头。 “那精魄,应该就在那里吧?” 目光,投向身前千米的位置。在那里,一座巨大的吞天妖鹏雕塑,屹立在禁地之中,足有百丈高。 整个雕塑,振翅欲飞,头颅高高向着天空扬起,嘴巴大张着,似乎想要吞天一般! 在雕塑的脚爪之下,则是雕刻着百兽的样子,有三木青牛,紫电风豹。。。。。。 虽然凶兽各不相同,但!每一只凶兽脸上那惊恐的表情,都刻画的惟妙惟肖,凸显出吞天妖鹏的地位! 一股古朴苍凉,却又无比霸气雄浑的感觉,从雕塑上,骤然升起! 从雕塑上,仿佛可以看到昔日,那吞天妖鹏镇服百兽的 无上威严! 如果是别人,必定会被这里的景象所震慑。 但,他为天尊之际,也曾去吞天妖鹏族的主脉做过客。眼前这些,在他的面前,就显得小儿科了。 仔细看了眼雕塑,陈羽发现,在雕塑头顶的位置,正闪烁着红光。 “精魄!” 陈羽目光一闪,一步踏出,再次出现的时候,已经到了雕塑顶部! 一颗血红色,椭圆形的珠子,此时,正悬浮在雕塑顶部,距离陈羽,不过几米距离。 珠子上,光华浓郁,在其表面,不断浮现出吞天妖鹏的样子,正在展翅翱翔,似乎是活的一样! “有意思。” 喜色,浮现在陈羽的脸上! 本想等寿宴之后,简霜和简月登上族长位置,他再前来取精魄,但是为了避免夜长梦多,所以陈羽提前动手了,没想到,一切都很顺利。 伸出手,就要去拿去精魄,突然间,一个冷漠的声音,骤然响起! “我劝你,最好不要动手!” 手在半空中停了下来,陈羽转身,发现一个虚幻的影子,正站在他的身后,冷冷看着他。 这是一个老者,目光中充满了沧桑,异常的冷淡。 残魂? “你是什么人?难道。。。。。。” 老者点了点头,道“你猜的不错,我就是这座雕塑的主人,也是这一支脉的始祖,我叫孔祥。” “你这小辈,怎么会跑到这里来?你家的长辈难道没有告诉你,这里,是禁地,只有重罪之人,才能够来这里。。。咦?不对!你,你不是我们一族的!!!你是人族!!!” 孔祥上下看着陈羽,突然目光一闪,诧异喊道,声音之中,充满了意外。 随后,他的脸色冷了下来。 “你是什么人?为何,擅闯我族禁地!” 言谈之间,孔祥的身上,已经有了杀意! 陈羽笑了笑,对孔祥摆了摆手,道“不要那么紧张,我只是需要这精魄而已。只要你老老实实的,我不会伤害你的。” 伤,伤害我? 孔祥愣住了,随即,他突然仰头大笑起来。 “有意思,真有意思!区区一个人族的小家伙,也敢和我说出这种话来?” 双手抱在胸前,孔祥反倒不急了,而是饶有兴致的看着陈羽。 “你想取得精魄?好啊,那你大可以动手试试。” 说完,孔祥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。 陈羽眉头一挑,没想到竟然这么顺利。不过他也没多想,直接上手,把精魄拿在了手里。 孔祥的目光,顿时一闪!一抹诡异的笑容,浮现在他的嘴角。 “小子,知道为什么,我都不阻止你么?” 。 重生之都市无上天尊第一卷第1860章吓跪了!书迷楼,精彩免费阅读! 罡风烈烈,掀起重重气浪! 出手那人,身影如风,对陈羽几人根本不管不顾,仿佛几人是空气般,完不在意。 众人皆是冷笑,静静看着这一幕。 哪怕是当着你的面,抢你的东西,那又如何? 这里,可是他们的地盘啊! 孔千秋一脸的激动神色。 近了! 马上,这夺灵阵法,就是他的了! 有了这阵法,那自己修炼的速度,将会快上数倍!说不定,今天晚上,自己的功法,就能够有所突破!到那个时候,自己的实力,也会变得更加强大! “啊!” 就在这个时候,一声惨叫,陡然响起,让所有人心中都是狠狠一惊。 就在那个家伙接触到阵法的时候,一道金色光芒,从阵法之中激射而出,狠狠斩在了那个动手之人的身上! 顿时,那人身子飞了出去,一屁股拍在了地上,整个人脸色惨白一片,身都是冷汗。 他身子颤抖,死死看着阵法,发出凄厉至极的惨叫声!眼神里,都是绝望和惊恐! “啊!我,我的丹田!我的真力!没了,都没有了!” “你说什么!” 孔千秋大惊,上前一把拎起了那个家伙,当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之后,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,目光之中,止不住的骇然神色。 “怎么会这样!” 手中的这个家伙,丹田处竟然已经彻底萎缩!且,身体当中所有的真力,仿佛都被抽空了一般,身的经脉,都变得异常酥软,似乎只要轻轻一个用力,就能够撕裂扯断! 孔千秋知道,这个家伙,彻底废了!修行路,永远断绝! 而罪魁祸首,就是刚才从阵法之中,激射出的那道金光! 那道金光,直接抽去了动手之人体内,所有的真力!不仅如此,更是霸道地,连他的丹田,都彻底抽得废掉了! “嘶,这阵法,竟然如此恐怖!不仅夺天地之灵,竟然连修行者体内的真力,都能够强行掠夺!” 有眼尖者,看出了一切,吓得倒退了好几步,狠狠倒吸了口冷气。 观者,无不骇然! 没有人想到,这夺灵阵法,竟然霸道至此! “我的儿啊!我的儿啊!” 有一个中年家伙,一下子跑到了孔千秋的身旁,一把将倒在地上的那家伙揽在怀中,痛苦不已。 所有人都默然。这个年轻家伙,也是一个天骄人物,潜力很强,未来前途光明,没想到,只是片刻功夫,竟然落得如此下场! 当下,所有人对这阵法,都有些畏惧了! 刚才那冲天的嘲讽声,也消失的无影无踪。 “你们,还有谁要试试?” 陈羽弹了弹手指,眼皮低垂,一脸不在意的开口道。 哗啦! 不少人倒退一步,面面相觑,但没有一个人,再敢站出来! 他们,害怕了! “嘶!” 何成瞪大了眼睛,看着陈羽,满满的震惊。 一个阵法而已,竟然吓住了所有人!这,是何等的不可思议! “少爷,小姐,这,这就是你们的老师么?” 何成忍不住开口问道。 简霜和简月两人,满脸的自傲,高高挺起了胸膛,重重点了点头。 “不错!这,就是我们的老师!” 孔千秋,无比忌惮的看着院子里的阵法,缓缓退回到了周幽姬的身旁。 “母亲,现在怎么办?” 周幽姬死死攥着拳头,脸色,已经变得铁青一片! 简虹!没想到,你这家伙,竟然留下了如此东西! 眯起眼睛,周幽姬看着何成。 “好狠啊!何成,没想到你家的小姐,死了都不安生!竟然留下如此恶毒的东西!害得我们一族当中的年轻天骄,落得如此下场!你们,可知罪!” 声浪滚滚,吓得何成膝盖一软,就要跪下来,可是陈羽一手,拦住了何成! “有我在这里,从今天起,你只需要跪简霜和简月!至于他们?不配!” 何成一震,怔怔看着陈羽,不知为何,突然有些想哭。 擦了擦有些泛红的眼睛,何成连连点头。 “哎,哎,老奴知道了,知道了!!!” 嗯? 周幽姬目光一闪,眼中,布满了阴霾,其中隐隐有杀机闪烁。 “你就是这两个小野种的老师?哼,你是什么人,也敢在我面前张狂?” “我是什么人?” 歪头想了想,陈羽笑了,“我是你惹不起的人。” “放肆!” 周幽姬大吼,眼睛猛地一瞪,两道如剑一般的目光,直刺陈羽